Welcome, this is Dr. Cu.

Lonely in the Dessert.

2014世界杯怀旧发骚

那天和july简单逗了两句贫,作为看球早就很少投入感情且会毫无人性嘲笑因为男模队回家强说愁思少女眼泪的老鸟儿,思绪却恍惚到了那个会轻易动容的年代。在教学楼二层角落的教室,一群孩子和一个足球仿佛是每天的主题,那是红白机过气玩街机看起来已经不够屌看毛片儿还被斥下流的时代,没网络,没手机,简单美好。偶尔会有个别女生坐在我们除了铃其他部分都响还没挡泥板的自行车后座,不经意甩下一向政教处拿哥们儿没办法的长头发哼哼那句“我踢球你介意么”,然后粗鲁不等人家回答便感觉特牛逼地狂蹬向夕阳下的麦子地,对,只是踢球没别的。。我们奔跑着,吹着牛逼,骂着街,糟蹋着庄稼,喝着冰镇汽水,连我现在都想不明白,那会烟都会作两口为啥没碰过啤酒,我现在想可能是因为少年还是喜欢甜的吧,就像我们那会一致喜欢清纯的姑娘,胸不能太大。等回过神我又不确信那是个夕阳下的午后,但确定画面是发黄的,也可能那些孩子确实有点黄的原因吧。再粗糙的人心里都还是会保留很多脆弱的小记忆,就像碎片不经意间重新组合起来,可能在刚喝完酒或者正戴着耳麦发呆的时候。我始终觉得作为一个老爷们儿,要在班主任政教处家长的围追堵截下来(1+)段轰轰烈烈的早恋,更要永远有一支属于你自己的球队,他们总会在某个时间突然就带你回去看看,还是那个午后。也许你会对后座那个姑娘的容颜逐渐模糊(骗领导必须这样),但是球队里的每个人都会记忆清晰,尽管那时我们崇拜卡尼吉亚罗伯特巴乔巴蒂斯图塔,但是现在在我心里我的那些小伙伴们才是永远的球星,虽然大部分如今都水桶腰走路都喘个不停了吧。一不留神就苍老了一段年华。